帅比残水

这是一个废物文手的账号,近期待在第五人格,佣空杰空了解一下。
关注我要做好我可能一年内都不发文的心里准备,over。
总之还是谢谢你的关注,初二党文笔不好见谅

真的很ooc的捉迷藏

☆内含裘杰裘 佣空 社园 裘前

☆是一个段子

☆后面会慢慢扩写的

☆极度ooc,真的很ooc,真的真的真的很ooc

☆是捉迷藏

裘杰裘的场合

杰克:“哈,裘克,我看到你....”

裘克:“看到我有个p用,你得追上我!!!靓仔冲刺!!”

杰克:【生气的打出雾刃】“你等着你个小兔崽子你爸我现在就把你皮扒了!!”

佣空的场合

奈布:“抓到你了,玛尔..?”

玛尔塔:【突然抢了护腕就是一个冲刺】“呵。”

奈布:【保持微笑,自己的女人自己宠】

社园的场合

艾玛:“克利切先生——!我藏好啦!”

克利切:【看着面前用小人书变大变小变漂亮的艾玛,支支吾吾半天】“不愧是克利切的艾玛!!!真可爱!!!”

裘前的场合

裘克:靓仔冲刺!!!!!!

威廉:快乐锋男!!!!!!

等等你们是在玩捉迷藏吗???

【占tag致歉】点文

不接受车,其他都可以

万圣节的会下周末发出来

我还活着,别掉粉了,谢谢您们呜呜呜


【佣空】短篇速打ooc+沙雕

*佣空向,注意避雷,极度ooc
*短打,大概是严肃搞笑

玛尔塔的前男友是亨利。
奈布是在前几天得知这个消息的,他望着远处破译的玛尔塔,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啧,玛尔塔有前男友关他什么事儿。
奈布烦躁的敲了敲电机,破译了许久也没破多少,索性甩手不干了去找监管者愉快玩耍了。
“玛尔塔对赢很执着,可能是因为她来庄园之前的事儿了”
这是奈布听别人说的,当他成为玛尔塔固定排位队友之后才体会到输了的玛尔塔有多么可怕。这导致他有点后怕那时候的玛尔塔。
刚破译完一台密码机的她显然很是开心,因为没人上椅子的缘故,修机速度倒是和常人无疑。
奈布回过头,猛烈的心跳让他有些措不及防,但还是习惯的准备打开手腕。
奈布没想到他翻了这个窗竟然变得该死的倒霉
瓦尔莱塔:哈喽好巧
奈布:完辽。
玛尔塔敲电机的手一顿,望着奈布头上明晃晃的倒地图标冷笑了声。
“萨贝达在送?”
奈布一个冷颤,不由得想起某局四倒并被监管者丢在一起放血的情景。那时候的玛尔塔神色差到有把枪估计会先开枪打死队友。
玛尔塔揣着枪就往被绑成粽子的奈布方向跑去,瓦尔莱塔和玛尔塔似乎很熟悉,犹豫了下要不要佛,大概是因为玛尔塔穿的琼楼遗恨有不灵不灵的特效和她的冰冻之心很像
不过玛尔塔好像没有想救人的意思而是去附近的机子破译了起来,嘛,匹配就随他去啦,或许玛尔塔心中另有所想。
卡成大心脏把奈布救下,一言不发的走到大门开始输入密码,奈布跟在后面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该死,雇佣兵手册里没有教怎么哄自己喜欢的人啊。
挠头.jpg
玛尔塔打开大门后没急着走出去,而是转身看向了奈布。
“就算知道我有前男友,也不至于送吧。”
玛尔塔疑惑的语气让奈布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是说他心里太在意这事冲到监管者脸上了还是说他太菜了呢。
事关男人的尊严。
奈布刚开口准备解释却被玛尔塔打断。
“我有前男友和我现在喜欢你又什么关系吗。”
映入奈布眸子里的是难得一见的玛尔塔的脸红。告白的机会让对方抢先可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啊,是吧?感情白痴萨贝达先生。

杰空 我还是想不出名字

杰空
*极度ooc,无脑剧情,我也不知道是甜是虐
*含粗口
*能接受走起↓

“艾玛!!快跑!”
灵巧的翻过一堵又一堵墙,身后追随着的是闪烁不定的红光。不顾那么多,她看向前方还在,或许说,从开始游戏时就在拆椅子的艾玛。
玛尔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无力的将杰克从艾玛身边引走,玛尔塔体力不支的瘫坐在墙角。
很显然,杰克先生还没有发现她,玛尔塔想,我终于有一刻的休息时间了。
若隐若无的小调声提醒着玛尔塔,杰克还在附近。
不过没关系了,玛尔塔右手按住腰间的信号枪。她已经溜了这个杰空将近五多分钟,足够她的队友破密码机了。
只要把握时机冲出去给他娘的一枪,晕住这个该死的杰克,就能顺利的和队友逃离这个鬼地方。
“铛——铛——”
操。玛尔塔低声咒骂了一句,不过半会功夫,同队的弗雷迪就被砍倒在地。
等会....杰克不是....一直在她身边吗?
玛尔塔懊恼的拍了拍脑袋,上帝啊。为了胜利,她竟然把军人的谨慎给全他妈丢在脑后了
算了,一枪换一人,而且弗雷迪破译也很快,能为团队带来好处
玛尔塔这样想着,迅速的向着狂欢之椅的地方跑去。这是离弗雷迪最近的一个狂欢之椅,玛尔塔躲在旁边的板子后面,只要杰克把弗雷迪绑在狂欢之椅上,她就能冲出来给他一枪再把弗雷迪救走。
玛尔塔承认这方法适用于各种监管者,面前的杰克也不例外。
而杰克好似发现了玛尔塔的存在一样,慢慢的走到狂欢之椅前,戏谑的将弗雷迪从气球上解下来,然后公主抱起了弗雷迪。
玛尔塔:.....???
弗雷迪:???
杰克似乎心情很好的转了几圈,他将弗雷迪丢在狂欢之椅前,朝着玛尔塔所藏的地方走去。
玛尔塔的心跳越跳越猛,她本人却毫不在意,她很想搞清楚这个杰克里脑子装的都是什么玩意。
啊。真烦躁。
玛尔塔心中不知为何闷的慌,她喘着气起身,反手就是一枪。
再见,该死的杰克先生。
去他妈的队友吧,遇到变态绅士救什么救啊。
杰克的金身使他没有受到信号枪的攻击,他颇为得意的朝玛尔塔的方向走去。
啧。
玛尔塔皱眉,她看了看被丢在地上的弗雷迪,跑到无敌房并示意自己拖延时间让艾玛去救他。
心情愈发不快,手上的枪没了让玛尔塔有些不适应,她在窗口绕了几圈,远处的箱子已经被打开了,躺在地上的是她熟悉的枪。
是克利切翻出来的吗,玛尔塔想了想,心跳声小了点。玛尔塔松了口气,向枪的地方跑去。
还剩一台机子,克利切或许在破译,艾玛救人没救成功反而被交互斩一刀砍翻在地,弗雷迪已经被挂上椅子了。
常有的意识让艾玛知道她应该爬到板子下面等玛尔塔来救,弗雷迪已经还没过半。大概还有机会,只要她在杰克抱起的一瞬间用板子砸晕他,再去救下弗雷迪,克利切的机子压机等他们逃跑,就可以摆脱变态杀手了。
但事实证明玛尔塔用对付正常监管者的思维对付这个杰克,是错误的。
杰克并没有想去挂艾玛的意思,在艾玛和弗雷迪之间来回的逛来逛去。他甚至有点嘚瑟的挥着自己的爪爪。
赶走这些人就可以和玛尔塔独处了。殊不知自己已经在玛尔塔心中和变态归为一类的杰克先生心情颇好的又转了几个圈。
这杰克有病吧.jpg
玛尔塔顿时有点心累,她甚至有点困了。
打完这局就去睡觉吧,投了投了,反正也不是排位。玛尔塔扶了扶自己跑的快掉下来的帽子,打了个哈欠。
她有点疲惫的走向椅子,抗一刀再就吧,鬼知道杰克的金身还有没有好。玛尔塔心不在焉的也在杰克面前转了圈圈,发现杰克不想理她时候转身去解开绑在弗雷迪身上的椅子。
预想的交互斩没有落在自己身上,又是这个套路,等救下人之后又一刀砍到在地。
玛尔塔带的怀表之前已经用完了,这次大不了就忍忍痛给弗雷迪抗一刀好了。
她意识弗雷迪下椅子后赶快走她来抗,救下之后又转身掏出枪对着杰克。
克利切已经修开机子了,想到自己终于能离开的玛尔塔心情才有一丝好转。
直到她被砍到在地。
弗雷迪紧跟其后也被砍翻在地。
完了,一切都他妈完了。玛尔塔头疼的蹲在地上,自愈上限她有没带,弗雷迪又上椅直接凉了,艾玛和克利切跑掉了。
算了,平局就平局吧,玛尔塔昏昏欲睡的想了想,她本可以爬去地窖,以她的血量完全够的。
但她好累啊,为什么每局都是她来遛鬼呢,同样适合遛监管者的奈布永远也见不到。排位一直都是她和克利切打,遇到好一点的能胜利,差的不过就是自己一换三他们逃出去。匹配就别说了,一边修机还要一边遛监管者,每次游戏回来都累的要死。看着出场率较低的奈布,心中竟生出了一丝羡慕。
想放弃了。
玛尔塔再也抗不住袭来的困意,她不顾自己还受伤着躺倒在地。
身为军人的她,这点小伤还是坚持的住的。
睡一会吧,反正杰克等会就会把我挂椅子上送回庄园。
杰克挂完弗雷迪回来后看见躺在血泊中的玛尔塔,心中一紧的赶忙把她抱起。
是不是太用力了...杰克盯着玛尔塔熟睡的面容想了想,又有些心疼的抱紧了她。
自己太急着去追其他两个人了,如果早些回来,玛尔塔是不是不会累的睡着。
杰克抱着玛尔塔在教堂的红毯来回走,他希望玛尔塔能睁眼看看,哪怕她骂骂自己也好。
独角戏就有点难受。
杰克忍住了自己亲亲的欲望,朝着地窖的方向走去。
海军的衣服让血迹看的非常显眼,通常这时,玛尔塔不是上椅子了就是在接受治疗。
杰克在地窖口停住了,睡着了的玛尔塔异常乖巧,均匀的呼吸,小嘴微张。感受到了一些舒适的她甚至往杰克怀里蹭了蹭。
收起爪子的小猫。
杰克想,他再待下去或者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了。
念念不舍的讲玛尔塔轻柔的放在地上,系统提示她已经从地窖逃离后才回过神来。
下次见。
————END————

佣空 我懒得想名字了

@我去买几个橘子  的点文,伪BE实HE救人假死案
*实在想不出咋写,没办法只能把隔壁家特雷西的玩偶给偷过来了。
*奈布称玛尔塔长官是自己的私心
*ooc,ooc,ooc

“奈布?我不是叫你去找地窖了吗?”
玛尔塔震惊的看着向她跑来的奈布。
“我不是叫你去找地窖了吗!!”
奈布将玛尔塔从椅子上解救下来,拉着她躲到一旁的墙角。
“小声点,我的长官先生。监管者听着呢。”
奈布蹲在地上给她疗伤,玛尔塔只觉得他这做法很不能让人理解。
“奈布,你听好了。这局的监管者是蜘蛛,蜘蛛,你知道吗?”
“之前的艾玛和特雷西并没有被传送回庄园,而是真真正正的死了,我想你应该明白。”
奈布很乖巧的点了点头。
“最后两台密码机旁边被她吐了一圈丝,我们怎么解?所以我才牺牲自己叫你去找地窖。”
玛尔塔严肃的看着奈布,她认为即使是退役军人,也应该懂得不能让队友的牺牲白费。
“可我不想你死。”
奈布看着玛尔塔,湛蓝的眼睛好似能吸人的魂魄似的。
玛尔塔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的恋人有时在某种方面真的很固执。
虽然这事放在艾玛或者艾米丽身上,或许还能起徐些作用,但玛尔塔不同啊。
她是军人。

瓦尔莱塔四处走着,只剩开不了的两台密码机使她心情格外的好,甚至哼起了杰克先生的小曲儿。
“哦...让我看看,剩下两位逃生者在哪里呢。”
她闪现不要钱似的闪在地图各个角落,最后停留在板子区。
“想跑?不可能的,从来没有逃生者能跑过瓦尔莱塔的蛛丝下。”瓦尔莱塔低声笑了几声,背上的东西随之晃动。
奈布把玛尔塔往自己身后挪了挪。他已经发现了监管者的存在,并且已经思考好怎么帮助玛尔塔逃脱了。
“....奈布?”
玛尔塔看着奈布挡在自己身前,视线被遮挡着的感觉很不好,看不到监管者,看不到奈布脸上的神情,看不到一切。
“听着玛尔塔,地窖在大门左边的,被墙围着,我用涂鸦做了标记.....”
玛尔塔打断了奈布的话,她透过一丝缝隙看到了瓦尔莱塔的身影。
“奈布。”
身前的人顿了一下,随即回答
“我在。”
“奈布·萨贝达!”
玛尔塔突然提高了音量,所幸是瓦尔莱塔没有发现。
“我以长官的身份,命令你。现在,给我去地窖!”
奈布其实很不喜欢玛尔塔这样子,她从不把自己当个女孩子看。即使是军人,但她也真的不用承受那么多。
我来承受一切就好了。
“恕我不能遵从您的命令...玛尔塔·贝坦菲儿长官。”
“那么,带着我那一份,逃离这该死的庄园吧。”
“还有,我爱你。”
奈布回头朝着玛尔塔轻笑,接着拉着她的手跑向地窖处。
瓦尔莱塔转身追上,奈布放开玛尔塔的手。
“再见,长官。”
跳入地窖前映入眼帘的,依旧是奈布的微笑。
明明是个不擅长笑的人,为什么总要对自己微笑呢。
好吧,奈布,奈布·萨贝达。我想说,你的笑真的很好看。
还有,以后只准对我一个人笑,知道吗?
可惜这些话都来不及告诉你了啊。

玛尔塔醒来后是在求生者休息区的医疗室。
艾玛和特雷西的死引起了上面人的注意,他们说,这是个BUG。
那奈布呢。
玛尔塔从病床上跳下,不顾身上的伤,向奈布的房间跑去。
奈布呢?奈布呢!
气喘吁吁的推开门,抬起头,空无一人的房间。
玛尔塔握着门把手的手越来越紧,伤口崩开,血不断的涌出来。
“——我的长官先生,我不过去了趟其他地方,你怎么又没照顾好自己?”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玛尔塔不可置信的转头。
奈布抱着双臂看着他,手上是特雷西的控制器。
“我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奈布。”
玛尔塔很快的冷静下来。
“嗯,怎么说。刚刚那场的BUG导致你跳入地窖后,地窖门还没关,我就用特雷西的玩偶帮我挡了瓦尔莱塔的攻击。”
奈布挥了挥手上的控制器。
“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先处理你手上的伤,玛尔塔。血流的有点多,我可不想我的房间里全是血腥味。”
玛尔塔草草的包扎了几下。又仿佛在思考什么,最后又像下定决死毅然赴死的样子。
扑倒了奈布怀里。
这事她好像从来没做过,因为觉得太娇气了。窝在奈布怀里任着他揉自己头发的玛尔塔想着。
但,感觉。还不错嘛。

————END————
无脑甜,耶。

【占tag致歉】
私心打上cp的tag,如果不行的话我会删的
这是一个群宣,虽然群里只有可怜的六个人。
欢迎所有人来呀!!不管你是菜鸡是人皇是屠皇还是机皇,都欢迎XD!
群里没有太多规矩,只要话题围绕着第五人格就行了
cp的话都可以谈的,不要过就行了
来和我们一起开黑呀,一般都会在群里连麦开黑的XD

占tag致歉

没脑洞了所以求几个点文
cp:杰空,佣空
不开车,只写清水文
BE啊,HE啊什么的都可以,只要我有时间绝对能给你写出来

门不相同不相为谋,我先告辞了

*ooc ,ooc,ooc,慎入
逃生门终于通电了,溜了半天杰克的玛尔塔欣喜的朝着门的方向跑去。
“快结束了...终于不用见到那个变态绅士了。”
回光返照使挨了一刀的她立刻从受伤状态恢复,玛尔塔环顾了一下四周,杰克已经离开了,队友应该在门前等她。
这局运气似乎很好,用完枪救人后又连着摸到两把枪。也许对玛尔塔说,只要不摸到地图和修理箱就算运气好吧。
大门的灯光就在眼前,玛尔塔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还有一圈熟悉的红光。
“啧。”
玛尔塔蹲下身子,隐藏在板后。队友的耐心似乎用完了,头上盘旋着的乌鸦证明了这一点。
“啊....好像还跑错了..这里的门没开啊”
玛尔塔有些懊恼,自从溜了十几局屠夫后,她好像有点膨胀了。
“玛尔塔小姐?——我知道你在这哦。”
溜了溜了。
玛尔塔心一颤的抬脚就跑,反手就给了杰克一枪
“乘现在找地窖吧,我可不想再跑大半个地图”
【兴奋】使杰克并没有被枪击中,他本人现在就很兴奋,甚至心情颇好的哼着小曲走到了玛尔塔的面前。玛尔塔下意识翻过前方的板子。
“遭了......”
【恐惧威震】
玛尔塔倒在地上,怀疑起自己是不是越来越不经吓了,换句话说,是不是越来越怕杰克了。
她以为自己会被绑在气球上,谁知下一秒就被杰克抱在怀中。
“....?”
玛尔塔是第一次被人抱,还是公主抱。身为军人的她从来没有这样被别人对待过。
明明对方是监管者,但这怀抱是温暖的。
让人忍不住溺死的温暖。
杰克时不时的低头看着她,在庄园里绕了一会便找到了地窖,他甚至在把玛尔塔放下前,还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再见啦,可爱的军人小姐,下次再继续玩吧。”
玛尔塔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随即跳入了地窖
真是一个奇怪的监管者。
这是玛尔塔小姐唯一的感想。

脑洞

不知道这对有没有人吃....突发奇想的就想写着对...不太懂奈布的性格啥的...所以凑合着看吧
*佣空,日常段子,极度ooc
【当队友被放到椅子上了】
玛尔塔正在修密码机的手一顿,摸向腰间的枪就打算冲向队友的方向。
前脚刚离开密码机,后脚就被人拽住了,回头一看发现奈布正拉着她的领子,玛尔塔有些不理解的看向奈布
“我要去救人!!艾米丽等着我去救呢!!”
不理会玛尔塔的话语,奈布将她“放”在密码机前,好似无奈的揉了揉她的头
“我去救。”
玛尔塔不满的啧了一声“队友被放在椅子上了会减少我破译速度的60%!60%诶!正好我的枪还没交出去,所以我去救,你留在这里修密码机好不好?”
“战争后遗症,减少25%的破译速度。”
玛尔塔看着奈布,无奈的同意了“好吧...你去救就是了...我留在这里修密码机...”
奈布看在玛尔塔不甘心的样子,犹豫了许久,开口到“尽管你是空军,是军人,可你还是个女孩子。”
“这种危险的事我来做就好。”
玛尔塔背对着奈布修密码机,早已去救人的奈布自然看不到这位坚强的女性通红的脸庞
“下次再也不和奈布一起玩了....救人加好多分呢..”

艾米丽:所以什么时候来救我,我都快上天了

诈尸

最近正在码杰空文,这周末估计能放出来